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演员吴越:凌玲有天使的一面,也有魔鬼的一面

【发表时间:2019-06-12 16:45:15 来源:】

  演员吴越:凌玲有天使的一面也有魔鬼的一面,和你我一样

  吴越没想到自己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扮演的凌玲会火成现在这个样子,更没想到,自己会因为逼真的演绎,被黑粉在微博上肆意辱骂。这个如今40岁的女演员,对于女性、情感和时间,已经有着清晰、透彻又平和的认识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刘远航

  咖啡馆的顶层阁楼里,午后的阳光从白色窗户中透过来,照在吴越的裙裾上。她穿着素色罩衫,只有脸上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皱纹暗示着年华的些许痕迹。去年,她刚刚度过了自己的第40个生日。

吴越。董洁旭摄。

吴越。董洁旭摄。

  转眼间,距离第一次进入剧组,已经过去了22年。“平淡”,似乎成为了外界给她的惯常标签,虽然她自己对于这种“人设”并不十分认同。很多时候,她选择拥抱平常的生活,放松心态面对一切;另一些时候,平常是她的对手,她不得不保持警觉。当平淡的日常被外界打破的时候,她也会感到惊讶、失望,甚至愤怒。比如,不久前的那次“遭遇”。

  “之前有些恍惚,辛苦的劳动竟然换来这样的结果。”说起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吴越有些委屈。因为在热播的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里成功地饰演了凌玲这个“第三者”的形象,她意外地成了最具话题性的人物。

  这已经不是吴越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。网络时代的喧嚣一度冲毁了她为自己建造的缓冲地带,年龄的增长却给她带来了一些清澈的体悟。年轻的时候,她常常需要扮演一个人物的中年甚至老年形象,而当自己进入不惑之年,她终于切身体会到了时间带来的微妙刻画。“现在心平气和了,不管接受不接受的,我都接受。”她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道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打掉秦子雄的孩子!”

  吴越突然发现自己的微博“沦陷”了。

  很多网友在她的微博状态下进行评论,言辞激烈,甚至进行人身攻击,质问吴越为何处心积虑,将罗子君与陈俊生的婚姻拆散。也有一些网络文章,将吴越饰演的凌玲称为“小三上位”的“典范”。“除了《和平年代》,我是第一次这样受到热议,好像处在一个暴风雨的中心。”吴越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性格爽朗的吴越依旧和姐妹们出去聚会,看起来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多少影响。然而,当晚上回家之后,打开网页,吴越还是关闭了微博的评论功能。

  那几天,吴越正忙着拍摄一组名为《双城记》的系列摄影,刚刚从北京回到上海。关闭微博评论之后,她带着摄影师来到了上海淮海路,拜访了父亲的一位好友,并在这位叔叔家里的天台上拍摄了一个小时。小时候,她每次都会在国庆节的时候,来到这里,看楼下街道上的街灯,如同盛大的节日,宣告着欢欣时刻的到来。

  吴越出生于1976年,家在上海,父亲是著名篆刻家吴颐人,其师父是丰子恺的大弟子。1991年,吴越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,并于毕业当年在《北京深秋的故事》中担任主演,正式开启了她的演艺生涯。

  1997年,吴越凭借在军旅题材电视剧《和平年代》中的出色发挥,获得了当年金鹰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。

  在《和平年代》中,吴越扮演的是一位名叫闻璐的军旅女记者。出于对英雄的仰慕,闻璐“倒追”张丰毅饰演的军人秦子雄。但最终,闻璐与秦子雄因为无法磨合的矛盾而分手,这个结果曾让很多观众感到无法接受。

  在这部电视剧热播之后,吴越曾随剧组一起参加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活动。在活动上,一名观众当众对吴越质问道,“你为什么要打掉秦子雄的孩子?那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孩子!”吴越觉得有些错愕,觉得这样的问题应该由编剧回答,而不是自己这个演员。“剧本就是那么写的,可是人家就是代入感很强,完全觉得是真的。”吴越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  从那时候起,吴越就切身体会到了部分观众对于角色与演员关系的误解。“有些东西是有毒素的,站在道德的角度,用不尊重人的方式,这是畸形的混合体。”她说。同时,她也明白,必须要下更多的功夫,才能将角色更好地完成。

  “应该火的没有火,

  没想到会火的却真的火了”

  吴越觉得,自己在《和平年代》后半段关于闻璐中年生活的刻画并不好。那时候,她刚刚20岁,还无从体会到不同的人生阶段里,时间给角色带来的微妙变化,对于时代变革下的人物也没有理解得很透彻,只是按照剧本去演。

  此后的十年里,吴越往返于上海和北京,不断尝试新的角色类型,也参演了多部电影和话剧,是《恋爱的犀牛》女主角明明的首任扮演者。“清新而具有神经质。”这是这部话剧的导演孟京辉对吴越的评价。

  在演绎故事里那些悲欢离合的同时,吴越自己也经历了种种情感的纠葛。她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频道,在剧组开拍时迅速进入到角色的情境中,在杀青时立刻与角色告别,拒绝与虚构世界有过多的牵连。但在生活中,失眠是她的老毛病,记忆一度困扰着她,对有些事情也无法无动于衷。

  转眼间,吴越便过了而立之年。

  2008年,吴越参演了一部于她来说有些遗憾的电视剧,在《美丽人生》中与李雪健上演了一段老夫少妻的“忘年恋”。在剧中,两个“完全不搭界”的人,却生活在了一起,并慢慢地接受了彼此。吴越饰演的赵萍萍一角经历了从30岁到50岁的变化,这对吴越来说是一次难忘的演绎经历。

  在此之前,吴越还没有想过,老年究竟意味着什么。她不断调试着内心的准确度,让自己适应老年的状态。与12年前相比,现在的她已经有了丰富的阅历,不再青涩。

  在扮演赵萍萍从壮年到老年这十年的过程中,吴越第一次没有对眉毛和眼睛进行任何化妆,演员与角色之间的边界似乎消失了,她几乎成了那个她扮演的人。“(不化妆的时候)每天都非常自由,好像忽然某种东西绽放了出来。”她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道,“我对于化妆这个事情是有一点点压迫感,一化妆就意味着要工作了。”

  化妆时候的她,往往扮演的是配角;不化妆的时候,她则常常是主角——在现实生活中——跟几个好姐妹一起,给她们的情感生活提供建议,或是自己一个人独处。她觉得,相比于“饭店里胡萝卜花范儿”,自己更喜欢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“农家乐范儿”,这是她在30岁的时候逐渐明白的事情。


相关阅读:
菲律宾沙龙注册 www.jinan0531.com/amdLwYZR/98676.html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